哭唧唧歪歪的

沉迷刺客列传无法自拔

三千繁华:

晴明 x 黑晴明

总之还是请不要在人多的场合点开【。

【暗杀教室/业渚】Sign(ABO,标记车)

静如木鸡◆动如傻逼:

*6500字肉


*其实有一半是剧情


*措辞黄暴(可能),慎重观看


*自己动手,满嘴流油【并没有




>


>


>


潮田渚15岁那年表现出了身为Omega的性征,这一点,甚至都没有出乎他自己预料。


所有人都觉得他就应该是个Omega,久而久之,他也不再怀疑这一点了,对于自己身为男人却是Omega的事,他已经懒得去抗争什么了。


在更精确的性别划分之下,男或女这样的表层性别确认根本没有什么意义。


而唯一令他没有想到的,只是他的发情来得有些过于突然。


突然到,他还没有来得及弄明白为什么自己突然就难受得连课本上的字都看不清,他身上信息素的味道就已经熏晕乎了全班的Alpha。




班上的Alpha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而且男女皆有。作为一个颇具知识和专业素养的花花公子,前原几乎是闻到味道的瞬间就迅速掏出纸巾捂住了口鼻,动作迅速堪比遭遇火灾现场。杉野千叶他们的反应就没有那么快,一个两个脸色通红,还犹自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而身为女性Alpha,中村和片冈的反应固然没有男生们强烈,但也不会很好受。片冈看了一眼因为身为Omega而完全状况外的的矶贝,紧急担负起了身为班长的职责:“所有Alpha都立刻离开教室,我去找乌间老师!”


好死不死的自习课,老师们现在都在教员室,而杀老师则一早说了他会趁这个时间去吃最正宗的法国菜,这会儿应该正乔装过后坐在巴黎某个高级餐厅里享受蜗牛浓汤和别人惊愕的目光。




一众Alpha直到跑到操场上才躲避掉那几乎要让他们理智昏聩的香甜气味,而片冈则飞跑去了教员室,把情况表明后,乌间身为常处军队的大龄处男还没能马上理解这是怎样的情况,伊莉娜倒是脸色凝重地站了起来。


“乌间留在这里,小惠,我跟你去。”


这时片冈才反应过来,就算意志再怎么坚定,乌间老师毕竟是个Alpha,让他去看小渚只可能让情况更混乱,而伊莉娜身为Omega,则完全没有这种顾虑。


可即使千万般小心,她们也没有料到,不过是教员室往返这样短的时间,小渚就已经不见了。




“是赤羽君……把渚带走了……”


神崎有希子缩在座位上,声音还发着抖,其他人也都是差不多的模样。


茅野抱着肩膀,几乎哭着望向伊莉娜:“对……对不起,老师……我们拦不住他……”


Omega和Beta对Alpha的天性臣服刻在他们的基因里,一旦Alpha认真地发出了压迫感,他们连反抗的余力都没有。在班级中的Alpha全员退场的前提下,剩下的人根本拦不住赤羽业。


更何况在这个班级里,他本来也是最强大的。




伊莉娜用不知哪国语言骂了一串又快又急的脏话,双手在讲台上狠狠一拍:“全班都去找!在事情变成最糟之前找到他们!”


想了想又补了一句:“Alpha都留在这里不许去!”


虽然在寻找Omega信息素气味方面Beta和Omega都几乎可以称得上迟钝,跟Alpha与生俱来的天性没法比,但是这种时候如果让Alpha加入寻找……天,是要送人过去玩NP吗。


而内心某个角落,伊莉娜也不是没有一点隐秘的私心。


Omega不被人标记的话,以后的人生会步履维艰。别的姑且不提,单是每月一次的发情潮都会堪称生死关隘,仅靠意志撑过去几乎是笑话。她有过那种经历,所以她明白那种生不如死的处境。


赤羽是喜欢渚的,别人看不出但她可以,而渚对赤羽,也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好感。


能制止的话固然也好,但是如果那两个人因为这件事而成为伴侣,似乎也是好事……吧?




伊莉娜的这番考虑简直是在黄暴的同时还无视了渚身为Omega的人权,虽然在这个性别本能至上的世界里的确有那么几分道理。


但此时业渚二人间的情境,与她的想象实在有些南辕北辙。


赤羽一路抱着渚颠颠簸簸地跑,而最终去到的地方,只不过是后山的游泳池而已。




入水的瞬间渚就觉得自己的理智稍微回来一点了,干净凉爽的水流安抚了他燥热的身体,他终于觉得自己的眼神可以聚焦了。


然后他就看到了赤羽的脸。刘海被汗水打湿粘了几缕在额前,脸颊也湿漉漉的。面容还是那副样子,那从来玩世不恭的表情却早已消散了。


“……业……?”


渚这时才发现自己还陷在业的臂弯里,两人正一起在水中泡着,于是一阵无来由的害羞,虽然在他那张已经因为情潮而红透的脸上看不出来什么了。


赤羽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这动作好像是有点不妥的,于是小心翼翼地把渚放下来靠在岸边,然后立刻退了几步,在稍远的地方站定了。


隔出一段礼貌的距离。


渚看他这样子,倒是有些失落了,只是还没想好要说些什么,赤羽就已经先开口了。


“渚……”


这一声念出来,把他自己都吓着了,声音低沉磁性得不像话,怎么听都是满满的欲火中烧。


——实际上也是。


他连忙清了清嗓,又掬起一捧水泼在脸上,终于觉得自己有了点自控力了,这才又开口:“你刚才情况有点……不太好。水可以舒缓你的体温,稍微压制一些激素分泌,也可以冲洗一部分信息素的味道……”


顿了顿,他又有些手足无措起来了:“我没有要对你做什么的意思!你,你千万别误会……”


他这幅样子倒是与平时那副小恶魔一般的姿态一点都不一样了,渚想着,竟然不合时宜地觉得颇为有趣。


稍微定了定神,他撑起身子,向赤羽的方向慢慢挪过去。


赤羽看他走过来,本能地想往后退,却见渚腿一软竟似要被绊倒了,又条件反射地急行两步扶住了渚。


谁知渚在他靠过去的瞬间便勾住了他,一手揽在他颈上一手反扣住了赤羽的手腕,半个身子就挂在了他身上。


赤羽简直觉得呼吸都被夺走了。渚身上信息素的味道铺天盖地席卷过来,通过鼻腔涌入大脑,刺激着每一个刚刚被凉水冷却了一点的Alpha因子。


赤羽的手在身侧的水中握成拳,几乎攥得青筋暴起。


渚偎在赤羽耳边喘了一会儿,才终于又聚起一点气力,直起身来正视赤羽。


只是还是委实太近了些,原本就是连半臂间隔都不到的距离,渚又要与赤羽面对面,那个姿势……可真是引人遐想。


赤羽只觉得渚呼吸间的空气都吹在自己的脸上与颈侧,他根本集中不了精神,勉强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眼底血丝密布。


他终究还是开口:“渚……我警告你……”


这一次的声音比之前还要哑,语气中赤裸裸的全是情欲的味道。


渚直接用一个吻把他剩下所有的话都堵了回去。




赤羽业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理·智·溃·散。




再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把渚压在池壁上亲了好一阵子了,从嘴唇到胸口。他在他的锁骨留下牙印,在颈侧烙上吻痕,然后微微矮下身去亲吻他赤裸的乳首——他们两个的衣物已经被他扯开丢远了。


包括下半身的。


赤羽将一条腿介入渚两腿之间,微微抬起膝盖摩擦渚的大腿内侧。在水中做这种事有着出乎意料的奇异感觉,他觉得可能会控制不好自己了。


然而即使如此,他也还是勉强按捺住了欲望。他问他:“你确定,你想好了?如果你不愿意……咬腺体临时标记也……”


体内标记的过程不可逆,被标记的Omega不出意外的话一生都会与他的Alpha绑定。而在AO的关系里,Alpha的主动权永远要比Omega多的多。


赤羽从不怀疑自己的选择,但他怕渚会后悔。


然而渚的回答比他的想象还要直接而坦然:“反正都是要被标记的,我宁可选一个喜欢的人。”


渚想得甚至没有赤羽多。大概是发情潮让他丧失了一定的判断能力,而此时眼前的Alpha正好是他喜欢的人,那被他标记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他确定自己眼前的人如果是别的什么人他一定不会这么轻易地服从,而既然是赤羽……再反抗什么的,那可太矫情了。


承认自己的性别,在适当的时候被适当的人标记,才是Omega该遵循的法度。


没什么值得羞耻的,也谈不上被圈养或束缚,只是做出应该做的事罢了。


>


>


>


生命的大和谐


<


<


<


他看着怀里已经累到要昏过去了的渚,温柔地亲了亲他的颈侧。




睡吧亲爱的。




你是我的了。




——————————————


“……业,我突然想起来,我们好像没做任何,防范措施啊。”


“这有什么的。你生,我养。”


“……对不起我选择避孕酮素。”








FIN.






(只有这次非常希望大家能看看的)Free Talk:


感想:我看这次谁还说我虐=皿=还有微博只是用来发图的……请不要搭理它


正题:其实这次发车,主要是为了求交往【凛然】,因为不好意思单独开个贴求交往,只能靠蹭自己的车……【惨兮兮


虽然发了车……但是对于业渚而言,本人其实还是个萌新……毕竟产出辣么辣么少……【看了眼自己可怜的文章数


承蒙观众老爷们厚爱,小红心和评论什么的,真的大感谢!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来勾搭蠢作者的人一直少到爆炸【。


蠢作者不怎么会说话,不怎么敢勾搭人,很多时候评论都不敢回【但是每一条我都有认真看!!真的!!】,基本上断绝了一切勾搭别人的道路……于是也不知道为什么,目前为止来戳窝小窗的人……一只手都数的过来【金馆长边笑边哭.jpg


所以这次是想跟大家说……如果对蠢作者的文章感兴趣还愿意留言的,求评论【港真看到评论的时候真的敲开心】,而如果对蠢作者本人感兴趣的……求戳小窗啊!!小窗我看到一个回一个啊!!


以上。


————胡言乱语不知所云的球球

王者荣耀里一些无关紧要的常识

泯汀:

※常识,常识,常识。重说三


※兴趣使然,不完整,比较乱,想到就更


※有错欢迎指正,也欢迎补充




1.「将进酒,杯莫停」、「但愿长醉不复醒」、「大河之剑天上来」(原句「黄河之水天上来」)出自李白《将进酒》


2.「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出自李白《侠客行》。历史上的李白也确实爱耍剑
【感谢 @Reina三寒四温 补充:《庄子·说剑》中有「臣之剑,十步一人,千里不留行」】


3.扁鹊的「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个问题」出自莎士比亚《哈姆雷特》原句「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4.庄周的「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出自《庄子·齐物论》


5.诸葛亮的「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出自《史记·高祖本纪》。原句「夫运筹策帷帐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是刘邦对张良的评价


6.「国士无双」出自《史记·淮阴侯列传》。原句「诸将易得耳,至如信者,国士无双」是萧何对韩信的评价


7.狄仁杰是唐朝人,李元芳是明朝人,放在一起大概是由于《神探狄仁杰》(也就是「元芳你怎么看」梗出处的电视剧)的缘故?


【感谢 @Rast.無名者  @淮叶 指正:游戏中元芳人设应该是直接参考《神探狄仁杰》中角色,与历史人物无关】


8.张良的「我思故我在」是笛卡尔的哲学命题


9.诸葛亮姓诸葛,夏侯惇姓夏侯,不知火舞姓不知火


10.庄子姓庄名周,墨子姓墨名翟。天知道这个游戏怎么起名的


【感谢 @名字什么的都是浮云 指正:一说墨子姓翟,墨是指当时平民所穿的衣服的颜色,代表墨家的风格,后代以墨家这一学派,而古代并没有墨这一姓,只有翟姓】


11.孙膑在背景故事中失去双腿,而历史上是被施以膑刑(砍去膝盖骨及以下部分)因此被称作孙膑(一说本名孙伯灵)
【感谢 @@孙膑 指正:伯灵为孙膑的号,其本名不祥】


12.张飞的「心有猛虎」原句「心有猛虎,细嗅蔷薇」,是余光中对西格夫里·萨松的《于我,过去,现在以及未来》中「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一句的翻译


13.项羽「力拔山兮气盖世」出自项羽《垓下歌》


14.李白皮肤范海辛出自电影《范·海辛》。片中主角范·海辛作为一名怪物猎人受托杀死德古拉伯爵


15.狐白「醉里挑灯看剑」出自辛弃疾《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


16.马可波罗的「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出自高晓松作词作曲的《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原句「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一说在歌曲之前的高晓松的文章中已有此句)


17.成吉思汗的「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出自尼采《善恶的彼岸》


18.太乙真人的「碧藕为骨,荷叶为衣,辅以三昧真火」出自《西游记》第83回,原文「佛慧眼一看,知是哪吒之魂,即将碧藕为骨,荷叶为衣,念动起死回生真言,哪吒遂得了性命」
【存疑:封神中太乙真人是哪吒师父,然而西游记这里似乎并不是这么说的orz


19.凤白的「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出自司马相如《凤求凰》


20.【感谢 @Emerald 补充】安琪拉的「知识就是力量」出自培根的《培根论人生》


21.【感谢 @Emerald 补充】狐白的「一剑霜寒十四州」出自贯休的《献钱尚父》中「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


22.武则天的「溥天之下,莫非王土」出自《诗经·小雅·北山》


23.甄姬的「若轻云之蔽月,如流风之回雪」出自曹植《洛神赋》。原句「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24.【感谢 @-Hanayagi- 指正】甄姬在游戏中自称「阿宓(fú)」,这一称呼出自曹植《洛神赋》「斯水之神,名曰宓妃」。宓妃通常指甄姬,但也有洛神赋并非为甄姬作一说


25.项羽的「我命由我」出自葛洪《抱朴子内篇》「我命由我不由天,还丹成金亿万年」


26.王昭君凤凰于飞的「凤凰鸣矣,于彼高岗。梧桐生矣,于彼朝阳」出自《诗经·大雅·卷阿》


27.王昭君凤凰于飞的「身作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出自李商隐《无题》原句「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28.凤凰于飞一词出自《诗经·大雅·卷阿》「凤皇于飞,翙翙其羽」。另外《史记·田敬仲完世家》中有「是谓凤皇于蜚,和鸣锵锵」


29.嬴政的「帝王一怒,血流千里」出自《战国策》(《唐雎不辱使命》)。原文「秦王曰:“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30.孙膑的「我在寻找一个迷路的人」指的是田忌。历史上孙膑辅佐大将田忌,著名的围魏救赵、田忌赛马都与孙膑有关


31.张良在游戏设定中聪明却不懂得世俗的为人处世之道,但历史上的张良是个双商都非常高的人


32.春风吹又生并没有下半句,想不到不是因为你被农药毒害…原句「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出自白居易的《赋得古原草送别》


33.刘备对诸葛亮的称呼并不是亮亮,是小亮亮(见刘备背景故事)


34.【感谢 @陸诚 补充】杨戬的「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出自北岛的《回答》


35.刘邦在背景故事中,于阴阳家的膜拜仪式上用剑斩断了真容为蛇的统治者,而历史上有刘邦醉后剑斩白蛇的故事(见《史记·高祖本纪》)


36.【感谢 @长明焰 补充】龙信的「龙战于野」出自《周易·坤》原句「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37.【感谢 @Emerald 补充】刘邦的「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是丘吉尔的名言,一说最早出自本杰明·迪斯雷利


38.游戏中庄周语音「死亡,美妙的长眠,值得高歌一曲」,而《庄子·至乐》中有庄周在妻子死后鼓盆而歌的故事,原文「庄子妻死,惠子吊之,庄子则方箕踞鼓盆而歌」


39.【感谢@脏园子 补充】昭君的「凛冬已至」改编自《冰与火之歌》原句「Winter is coming.(凛冬将至)」


40.刘邦语音「能群殴,何必单挑」,历史上有项羽临广武涧上要求与刘邦单挑,而刘邦历数项羽十罪并拒绝的故事,见《史记·高祖本纪》「汉王数项羽曰:“……,吾以义兵从诸侯诛残贼,使刑馀罪人击杀项羽,何苦乃与公挑战!”」


41.【感谢 @@孙膑 补充】稷下学院在历史上确实存在,古称稷下学宫,是战国时期高等学府


42.【感谢 @风樯遥度 补充】嬴政的「天上天下,惟朕独尊」原句「天上天下,惟我独尊」是释迦牟尼所说的话,见《大唐西域记》


43.韩信的技能名「背水一战」,背水一战是历史上韩信指挥的一场著名战役,今天背水一战也比喻与敌人决一死战


44.韩信的背景故事中提到「当年轻的霸者举起长刀羞辱自己,他选择了从对方的胯下钻过去」,历史上韩信曾受胯下之辱


45.庄周的背景故事中提到「曾经有国君因这能力而聘请我,但我并不愿成为供奉在祭坛的牛,披着锦绣被送到供桌上」,《庄子·秋水》(《庄子钓于濮水》)中有庄子拒绝楚王派来使者的邀请、宁愿像龟一样「曳尾于涂中」的故事


46.张良、诸葛亮、周瑜、孙膑都可以称作军师


47.背景故事中,高渐离利用荆轲(阿珂)刺秦失败后后悔,从此与荆轲踏上新的旅途。历史上荆轲与高渐离是好友,荆轲刺秦失败被杀后,高渐离为完成荆轲的未竟之业也因刺秦被杀


48.背景故事中,姜子牙是张良的老师(姜子牙培养能够继承自己志向的传人)。历史上张良遇黄石公,受赠《太公兵法》,太公即姜子牙

GACHA二次元社区:

荒川 X 一目连~

安利关于这俩人的传记的脑洞 o(≧ω≦)o  

真心超!级!好!吃!

GACHA画师:@月下十六夜


太太们的条漫真是世界的财富呐!

【送上500+阴阳师条漫多&好吃到爆炸!】→

【K漏】一百条?

五竹淮枳:

*文字版。
*删了修改重发,没有图片了,感谢提出建议
*对推荐喜欢和转载的说声抱歉



1.KBShinya和哦漏QAQ


2.KB现在是大二,哦漏之前自称四五十岁的老年人,在老年大学学广场舞,但其实和KB同岁。


3.据说哦漏还骗到了不少人


4.KB在南(京)大(学),文科生,哦漏在郑州上学,理科生。两个人都是浙江的。(到此为止啦说太多不好)


5.KB以前的微博名叫[KKK菌的哦噎死]


6.哦漏现在的b站账号其实是小号。


7.大号不说


8.大号的微博也不说,请知道的不要传播


9.KB之前在哦漏大号的视频里评论,用的是小号[跟着一条大尾巴],这个是他当时暴露出来的


10.有一次在微博注册了一个小号,很上面那个同名,现在好像改了?


11.大尾巴在2015年哦漏生日的时候在哦漏大号的断裂的心轨里评论了[就是这首!!!wwwww]


12.KB在哦漏大号的暧昧劣情LOVER里评论,2014.8.17


13.没有13。


14.大尾巴在2015年哦漏生日的时候在哦漏大号的视频里评论[不敢用大号发,生日快乐老朋友030]


15.嘘,不要拆穿,静静观望就好,我相信你们都是好演员。


16.2014.3.22,KB开始在哦漏评论出现,评论了第一首号哭和文乃


17.哦漏存在证明的后期其实是KB


18.哦漏李狗蛋那个游戏的第一期删掉了,不知道为什么


19.貌似哦漏给KB推荐过在音乐中迷失自我的那个游戏,叫就要K歌


20.2014.8.16,两人玩双扣,高能挺多的


21.并且约好要录恐怖游戏结果现在连影都没见着


22.2014.8.16,投稿合唱福寿草,据说是找不到妹子合唱的两个苦逼,结尾的啦啦啦是漏唱的


23.KB在哦漏的评论里频繁出现我就不说了,自己翻吧


24.KB以前超级痴汉哦漏,详情去KB微博搜索关键词[漏]可以看到以前的微博


25.2014.12.24,天之弱,[天哪!!!我对你的初见曲!!高三时大半夜听到被美哭]


26.投稿牵丝戏那段时间KB后悔怎么没找哦漏来唱戏腔


27.KB不止一次抱怨过哦漏的麦太差


28.后来参加比赛为了帮哦漏赢麦


29.哦漏的我的洗发液里,据说楼层全乱了套


30.哦漏的权御天下是KB最喜欢的版本


31.在哦漏的小丑里,KB帮哦漏说了一大堆话


32.KB经常说哦漏速度快


33.哦漏总说KB高产


34.据说KB曾说逐渐升高只有哦漏能唱了吧


35.哦漏把普通disco的词改了,KB说那首歌的评论区是言情写手的天堂


36.2015.4.8哦漏投稿合唱棠梨煎雪,哦漏帮KB投的5sing,在创作灵感里写满了我是sabi


37.哦漏投稿睡你麻痹起来嗨后,KB投稿嗨你妈逼赶快睡,联动,后来删掉了


38.投稿东京不太热的那段时间,KB说和哦漏撞歌了。称呼从漏漏、漏儿等变成了哦漏


39.说到这里,KB说过好多次不要刷cp,有一次还添加了禁止词


40.哦漏twitter的伴奏是2015年的去年求KB给他的


41.2015.8.20,哦漏投稿合唱分手快乐,KB后期的,KB投稿合唱七夕


42.2015.9.16哦漏投稿合唱焚情


43.2015.9.29,两个人比赛投干物女,
@KB【9月29日0:08】
[我绝对是真爱,我11点多弄到伴奏就开始录干物女weiwei了[doge]录完了]
【9月29日10:13】哦漏QAQ
[然而我比你快[doge]
@KB: [微笑]来比后期速度吗
@哦漏QAQ: 回复@KBShinya:已投
@KB: 回复@哦漏QAQ:[笑cry]WTF!!!!!我肯定是比你先录完的!!![拜拜][拜拜]我有后期


44.2015.10.13哦漏投稿合唱广告军师很忙,据说[K漏]是禁止词


45.2015.10.28哦漏投稿合唱霜雪千年,戏腔叫做人妖音


46.虽然以前也互称KB大大和哦漏聚聚,但是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又开始了


47.2016.5.12哦漏投稿合唱广告爸爸去哪撸


48.据说KB和局长也要唱好想你,居然跳票了??


49.KB说哦漏的我真的很不错是偷他的PV,因为那个PV是调过速的


50.好了我现在去翻KB的投稿


51.据说认识上是因为mr.music缺一个人KB就找哦漏来唱了


52.哦漏在KB那的评论KB基本都会回


53.哦漏说KB和路人的有何不可里两个人一样的受


54.KB的普通disco里,[我一人又当爹又当妈,一把屎一把尿的把KB喂养大]


55.2015.6.20KB投稿合唱缘尽世间,并希望大家不要刷cp,然而没有什么卵用


56.2015.7.17KB投稿合唱忽如故人归参加了同人音乐比赛


57.KB说七夕里哦漏的音太高把他的声音都盖住了


58.KB看着自己做的视频和自己被鬼畜的视频笑,哦漏表示非常无奈


59.2016.1.27KB投稿合唱人声本家灼之花,解释了名字顺序的原因


60.好像KB说Moonlight的甜蜜具现式里没有哦漏是因为哦漏吃坏了肚子?还是不舒服什么的……


61.2016.4.4KB投稿谁爱


62.2016.4.10KB投稿狐言,戏腔真的找了哦漏(看26条)


63.2016.5.24KB投稿月白色倒影的少女,没有解释名字顺序,哦漏对此表示一脸懵逼


64.
2015.3.13漏偶灰蓝柴珍合唱MUGIC
2015.7.4KB断裂的心轨
2016.3.14哦漏加应子


65.上面的加应子,KB假装不知道这首歌的样子。


66.他们都会唱对方喜欢的歌


67.哦漏以前的微博里KB基本上都出现在评论区,比较难找,但是我有截图


68.漫展的时候KB会经常在哦漏耳边说悄悄话


69.漫展的周边东西都在KB那里,都是KB帮哦漏背,哦漏从来不背


70.KB说只睡过两次一张床,两床被子


71.「某知名唱见深夜仅穿拖鞋外出」


72.「难道不是和关系很好的人才会说对方垃圾,贱婢,这样的话吗?在外面和别人说到自己的朋友开玩笑时也会说:噫他很垃圾的啦!反正我是这样的人,包括在外面漫展我都当着别人的面说哦漏傻死了,因为老是丢三落四掉东西。」


73.以前KB对哦漏的称呼有漏漏,漏儿,漏,漏君,漏宝,我漏等等


74.现在变成了智障,傻逼,贱婢,辣鸡等等


75.然后经常互黑


76.哦漏以前给KB的qq备注是快播男神,后来变成了播播,KB给哦漏的备注是漏漏


77.KB总会夸哦漏唱歌好,技巧好,歌好听,有时候会打开哦漏的投稿跟着唱


78.B站第一漏吹和B站第一KB吹


79.哦漏原本也打算唱闰猹抄,后来在评论区里被KB叫宝贝,就不唱了


80.哦漏在15年3.13第一次用长微博给KB生日祝福


81.“你为什么总是可以把好吃的菜拍的那么丑”
“[再见][再见][再见]”
“下次我给你做啊”
“你还会做菜”
“[吐舌]”
“人妻属性暴露无遗”
“那你嫁给我吧”
“靠靠靠你哪里理解错了”
“没理解错啊QAQ”


82.“不知道哪位小哥送的会员……”
“我送的 不谢”
“土豪么么哒”
“以身相许吧宝贝”
“[再见]”


83.其实以前合唱过发财发福中国年,删掉了


84.只要KB怂恿哦漏翘课,就会点名


85.以前KB总要求哦漏把他设置成特别关注


86.BML漏被很多人说是跟在KB后面的小尾巴,漫展漏也总是默默跟在KB后面


87.好玩的东西会和对方一起分享


88.对方遇到不好的事情的时候会出来说话


89.KB在哦漏贴吧说过一些话


90.哦漏175,KB182,要高刚好半个头


91.av4558537和av4816643,我也没找官博的,因为我也看不惯官博


92.哦漏的电脑是KB推荐的,KB说很牛逼,哦漏说很辣鸡


93.以前一起在红点电台直播,哦漏总是要跑到大马路牙子上


94.要出专辑


95.丽江的那次KB说因为住的地方太大了,一个人睡有点害怕(?),就叫哦漏过来一起睡了


96.经常一起被四欠黑


97.然而KB一个人被黑的时候哦漏并不帮他


98.KB把哦漏一点一点带出了哦漏自己给自己画的小小的圈


99.告诉我是不是已经快结束了


100.真的是非常非常非常好的朋友


—END—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这其实并不是什么合格的一百条,完全是我没有文力图力和给自己弄个纪念性质的产物。


这里面所说的都是真实的,或者他们自己早就说过的,如果涉及隐私的话,我会立刻删除。


再次感谢。

阴阳师SSR式神最新实力排名&御魂搭配!

GACHA二次元社区:

开头不得不再安利一次拯救无数非洲人的【GACHA第一抽卡玄学!】>>




以下针对10月更新的版本:


9、荒川之主


“咸鱼王”荒川的两段伤害目前比较尴尬,攻击比不上茨木,还减自身防,有点脆。


【御魂】网切、针女、破势看着套数放,总之叠暴击时别忘加防御。
 


8、小鹿男


前期可能不如山兔镰鼬能出效果,后期相当给力,毕竟是SSR级纯辅助~


【御魂】防御要简单粗暴:4被服+2防御/生命,注意速度位,对于纯辅助(更何况长这么好看),唯一的要求就是别挂太早(不
 


7、青行灯


对阵容要求较高的辅助型式神,开局抢先机,先吸你鬼火,这招够狠!


【御魂】没有好阵容时当主输出用:4破势+2暴击,注意2号位速度。


有强力输出时站控场:4雪幽魂/魅妖/日女巳时/钟灵+2防御/生命 ,同样注意速度位。
 


6、两面佛


非洲人只要努力都可以有的SSR(请忽略颜值),群体输出不如大天狗,但可以给敌方DEBUFF打击,后面再接个强力AOE,属一波流阵容。


【御魂】4轮入道/蝠翼/网切+2暴击,不缺火的阵容里选轮入道。




5、酒吞童子


单攻爆炸,但输出需要自己BUFF,可能输出还没攒够就被一波流集火带走了,好在输出不费火(づ ̄3 ̄)づ 但是!酒吞好好养BUFF可以非常屌!肝!


【御魂】斗技中被集火的对象,选4轮入道+2生命,不要被敌人一波带走你就能把敌人一个个带走,轮入道有概率触发双倍的BUFF叠加,人机对战选4轮入道+2暴击。


 


4、阎魔


阎魔速度快,攻击低,自己拉一下进度条,背后站着一帮强力输出,让敌方沉默2回合,想想就可怕。


【御魂】百分百沉默,因此不需要御魂强化效果命中,二号速度位要保证,招财猫、蚌精、火灵是目前比较常见的配法。


3、妖刀姬


当前版本最强单攻,强化起来就好比收割机,不过2技能是白字伤害,用针女并不受益,所以暂排第三。


【御魂】首推4针女,4网切也可以,再加2暴击。针女打御魂和AOE多段,后期大家都怕互相秒,换网切破防御也好用。


  


2、大天狗


大天狗攻击高、暴击高,长得帅,群攻第一,带狗粮神器,厉害了我的狗!


【御魂】首推4针女+2暴击,多段攻击的式神也可以配4雪幽魂/钟灵玩控场,看你怎么搭配。




1、茨木童子


“一拳童子”这个外号可不是吹的,一爪就能挠死你!当前版本中公认第一式神,溢出伤害十分惊艳,当然,前提是一定要好好养(说多了都是泪)。


【御魂】首推破势套装,一发入魂,其次轮入道和心眼,不过心眼要看配合。




温馨提示:如果你只有一个SSR,又不是很强,PVP时该奶的奶该防御的防御,不要贪图一时爽裸奔上战场,千万不要小瞧非洲人民的椒图流山兔流童男童女流!!




顺便,新版本出来之前,【我叫你一声SSR你敢答应吗】>> ?!


 



雷山小过(下)

天腐的多喵:

小白真……


(淫笑嘿嘿嘿)


好的搓完了弟弟,我们明天狗崽见


上一章:雷山小过(中)


—————————————————————————————






鬼使白觉得自己隐约捅破那扇窗户纸以后,鬼使黑在一些事上表现恶劣了很多……


那种哄着自己的模样到还是在,但是以前不过是单纯地搂着腰把他往怀里护,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过于敏感了……亦或者是鬼使黑真的有心戏弄他……


总觉得那只手还故意捏了捏自己的腰,酸麻的感觉一下子勾起了之前很是绮丽的回忆,鬼使白下意识的软了软腿脸上浮起了一层薄粉。


在实打实做过一次后鬼使白就开始躲着鬼使黑,之前本来就刻意对着鬼使黑又冷淡又抗拒,现在变本加厉地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越发不能坦然面对鬼使黑了。


然而被弟弟那点单纯害羞的小心思勾得心痒的鬼使黑,可一点都不打算放过他。


现在想起害羞的事可来不及了啊亲爱的弟弟。


“请别啊,”鬼使白抓住那只指肚在自己腰上揉弄的手,脸颊泛起了一丝粉色,“很痒的。”


“只有痒吗?”坏心眼地哥哥凑上去抵住鬼使白躲闪的额头,故意压着柔韧的侧腰摁了摁“上几次看你稍微一动作大了就皱眉头,是弄得太过了吗?”


语气和神态倒是很有作为一个兄长来说足够的关心和疼爱没错,但是!!


鬼使白越发羞愤地掰着鬼使黑的手想要躲开这种揉弄和调侃:“你……不要太过分了!”


“可是……”鬼使黑喃喃地搂紧了鬼使白的腰往怀里一带,细碎地亲吻着纤长白皙的脖子,“还想更过分一点怎么办啊?”


鬼使白满脸通红地把脸埋在鬼使黑的肩膀上,半晌才回应道:“请不要……开这种玩笑……”


“那就不开玩笑好了,”鬼使黑突然手上一用力就把弟弟扛了起来,“躲了我这么久还是没想通吗?算日子又要到了啊我亲爱的弟弟。”


鬼使白自暴自弃的把脸埋在自己手肘里面,鬼使黑说得没错,再怎么逃避也没法遮掩那次其实是他主动要求的,而且算算日子又要到让他羞于启齿的日子了。


这样害羞又不主动的弟弟真的特别可口啊。




微博




“这么放心就交给我吗?”


鬼使白不太能听清楚鬼使黑在说什么,但是他还是勉力抬起头来去迎合落下来的吻。


当然放心啊……


毕竟……


你可是这世间唯一自称为我哥哥的人啊。








第一章:雷山小过(上)


————————————————————————————


好的搓完这个白白了


应该会把这个放在cp上当一个小料


彩封特殊尺寸那种,如果要的人多的话可以考虑和君ノ记忆以及众道一起捆一个阴阳师的小料包交给代理开通贩




嗯,不太喜欢放无料因为之前2cm被高价过(很尴尬)


2cm放了200多本还能被高价我也是无语了


反正就最多每本10块钱


你要是买个pocky跟我换也差不多这个价(但是都便宜了摊主到不了我的手上(怨念)),毕竟我是个工艺狂(喂喂),如果能上200本的数量我还能镂空加uv什么的……


我去日狗崽啦!


(沉迷游戏无法自拔)

目录

百鬼阴阳录:


禁止无授权转出lofter


按下Ctrl+F可以快速搜索当页内容



 


阴阳师传记





 式神传记





资料





御魂



御魂位置及对应属性


各御魂掉落及套装效果一览



百鬼出现位置及数量



御魂副本        探索·简单        探索·困难



其他



式神地域收集及奖励一览


各式神觉醒材料一览


各式神传记解锁条件一览


式神觉醒速度一览表


每日签到时签上的话


悬赏封印事件描述(随时更新)



 


 


【乾坤】遇狐

撒糖小能手:


若ooc多包涵【抱拳】


【1】

相传,钧天国天璇淮西郡有一翩翩私塾先生,出自当地公孙世家子弟,名曰公孙钤。

又传,公孙先生养着一只白毛狐狸,淮西郡人皆知这狐狸来得有些莫名。据说这白狐背上一绺黄格外显眼,风吹桃花落满檐的夜里不知怎得跳到了公孙先生停墨的桌案上,从此就再也没离开过。

公孙先生有一心上人,哦,这不是传说,这是三姑六婆对于二十又四还不肯谈婚的公孙先生的猜测。

“公孙先生,这是城东珠宝行李家姑娘的画像,李姑娘倾心你已久,不是王婶我多嘴,先生今年二十又四,也是时候考虑婚娶了。”王媒婆拉着公孙钤尚未言休,只听“啪”的一声,一直伏在桌案上的白狐尾巴一扫,公孙先生的笔就滚到了地上。

公孙先生看了一眼,想起身去收拾,王媒婆继续按住了他:“诶,先生别急啊,我这还有一幅城南金店王员外家千金的画像…”

“啪”,公孙先生的纸镇碎成了两半。

公孙先生眉头一动,王媒婆根本没有想让他起身的意思:“要不...我再”

“啪”,公孙先生的笔架摔了个四分五裂。

公孙先生忍不住了,轻推开王媒婆按住自己不肯放的手,朝桌案上的狐狸招招手让它跳到自己怀里来,然而那白狐只是懒懒抬了个眼就扭了个身背对着公孙先生。公孙先生叹了口气走过去伸手一捞,那狐狸倒不情不愿地窝在他怀里了:“王婶,在下连一只狐狸都养不好,又何谈娶亲?”

王媒婆早就瞧这只狐狸很不顺眼,每次她来说媒,这狐狸尾巴就要扫掉一桌子东西跟自己抗议似的,一手按在狐狸脑袋上暗中用劲,面上却笑道:“公孙先生,狐狸养不好可以打可以骂,总是要好好管教,这一天摔一桌子东西怎么像话?”

公孙先生不着痕迹地把狐狸往自己护了护,避开了王媒婆的魔爪,爱抚地摸了摸狐狸脑袋弯起眉眼。

“这点,在下倒乐意惯着它。”

【2】

公孙先生有个秘密,这个秘密只有他养的小狐狸知道。

先生总会在深夜铺纸研墨勾勒丹青,倒不是平日里苍松翠柏梅兰竹菊,而是陌上人如玉。狐狸不能问先生为何总是画同一人,先生倒似能洞穿他的内心般摸着它的背道:“我昨夜,又梦到他了。”

梦有千回,画有千卷,先生的桌上堆满了画像,但先生却不知道自己画的是谁。总是遇到相似的梦境,重逢同一个人,梦里光风霁月煎茶论道好不快活,却总是免不了诀别收尾徒留了一句:“公孙钤,你这一去就再不能回头,你还要去吗?”

公孙钤总是记不得自己回答了什么。

狐狸知道画中人的模样,白绒裘明黄袍,发侧两绺黄和它背上的那道黄一模一样。

对,一模一样。

它不知道这是不是公孙先生不想娶亲的原因,但公孙先生确实拒绝了七大姑八大姨的走亲串戚,它闹脾气甩一桌子东西,公孙先生也从不忙着收拾东西而是先抱起了它怕它伤着。

其实,小狐狸也有个秘密。

它没有重复的梦,却有一段不能忘的缘。想它原本只是山间清心寡欲的一尾狐,未曾想有良人跌入它的梦里来。偏生它不曾招惹良人,良人却要来招惹它,既招了它惹它堕了尘缘,却又不要它。

狐狸想,它还在等一个时机,等到公孙钤能接受狐狸会说话,它就告诉公孙钤,画上人是谁。

【3】

王媒婆才走的第二天李媒婆又登门,公孙先生的屋内又摔碎了一地文房四宝,公孙先生对李媒婆颇为歉仄:“明日私塾上课还要这些笔墨纸砚,在下得赶着时辰去市集购回。”一句话又把李媒婆推回了家。

公孙先生抱着他的小狐狸到市集里的文宝斋采买的时候,老板的儿子兴冲冲地接了小狐狸过去抱在怀里抚摸:“先生,你这狐狸养得真好看。”

小狐狸懒懒地窝在稚子怀里一动不动,老板的儿子是私塾的学生,早就耳闻公孙先生有狐一只却从没见过,今日得见果然皮毛光洁并非凡物:“这狐狸背上这绺黄真特别,我倒是没见过其他狐狸有。”

学生这句话倒引起先生的注意,日日相对他从没特别注意过狐狸背上这绺黄,如今被学生一提醒才发觉这绺黄有些眼熟。然而还没等他多想,老板藏在钱柜下的手动了动:“公孙先生...”那手下握着邻家姑娘托人送来的的画像,毕竟全淮西郡都在为一表人才的公孙先生着急终身大事。

公孙钤尚未答话,老板的儿子却叫了起来:“哎哟这狐狸真活泼。”原本窝在怀里懒怠动弹的狐狸却一跃跳到了老板的柜台上,老板倒也没在意,继而言道:“我这...”狐狸的爪子搭上了柜台上的纸镇,“有...”狐狸的尾巴蹭上了砚台,“一幅...”狐狸的牙磕上了红木笔架,还没等老板把画像二字说出,先生赶紧抱起了他的小狐狸,“老板,在下今日只是来采购些文房四宝,前几日王媒婆登门说亲,我家狐狸扫了一地文具,家里没了存货。”那“王媒婆登门说亲”几字是格外咬字清晰悦耳加重力道。

老板看着倒了的纸镇翻了的砚台缺了角的笔架咽了咽口水,默默把画卷塞了回去笑眯眯道:“这不巧了吗公孙先生,我这正有一副新进的笔墨纸砚,您看看?”

后来,稚子扶正了纸镇扳回了砚台装好了笔架看着公孙先生抱狐远去的身影问道:“爹,先生为什么还不娶妻呢?”老板抚了抚胡子意味深长:“大概是娶妻就意味着要担着另一个婆娘的好坏脾气?”

“可先生连这只狐狸的脾气都能担着!”

“也对噢。”

父子俩挨着目送先生远去,总觉得,公孙先生好像和娶了这只狐狸也没太大差别。

【4】

公孙先生没有给他的小狐狸取过名字,不代表着他的小狐狸没有名字。

小狐狸的名字是出生时狐族老婆婆起的,有名有姓,姓仲名堃仪,大气端方像个文人墨客。小狐狸刚成年的时候总会嫌弃老婆婆给他起的名字太过拗口:“我这名字就没几个人能念的出来。”婆婆总是一脸慈爱地摸摸头:“凡胎登对,天命难违。”

仲堃仪越长越大,阅书甚多,心中自有一番道义凛然,他倒也耐不住性子去人间游历过,几番王朝兴衰看过,世事多无情,人心都凉薄,他早就对人世与人事心灰意冷提不起兴趣。冬日雪深,仲堃仪总喜欢趴在桃源口的梅花树上晒太阳,白绒共梅花映雪,倒别有风情。这日里他寻到桃源口的山石上晒太阳,尾巴一扫一扫地勾着攀在石上的藤蔓,却没注意藤蔓的源头还缠着块不小的磐石,他这么一勾一勾,磐石本就在山石边缘不稳地一挪一挪,看上去将坠未坠。

仲堃仪长到这个年岁,从没想过会在桃源口遇见凡人。他还没把撞进眼里的蓝衣身影看个仔细的时候,只听得一声“小心!”然后天旋地转浑然不知。

等他转醒的时候,才发觉自己团在人的怀里还是狐狸的模样。那人此刻双眼紧闭昏迷不醒,却难挡面目清隽气度翩翩,一身青花纹渐染月白宽袖袍滚靛蓝边衬得他在这冰天雪地里更加出尘绝艳。仲堃仪挣扎着从人的怀里跳出理了理思路,好像他的尾巴勾着藤蔓太过火,把山石上的磐石勾了下来...然后...

这么说...这个人救了自己?还为了救自己受了伤?

想他仲堃仪历世数十载,什么风月情场没见过,今日竟也遇到这民间最烂俗的世俗杂谈的桥段么?他本着人心最恶的想法觉得这人不顾性命之危为了救一只狐狸那必定是为了自己这身皮毛结果弄巧成拙,才想甩甩尾巴离开,走了两步又不舍地回头。

可是看脸好像不是坏人啊!

算了,既然救了也是救了,那就报答他一次。仲堃仪摇身一晃,白绒裘明黄袍,青丝恣意垂放仅在发后系了条柳黄细绸带,发侧两绺黄,面如冠玉器宇轩昂,把白蓝衣公子背回了桃源。

正应了那句:凡胎登对,天命难违。

【5】

公孙先生的梦是一段难以启齿的绮丽。

梦里他身陷陶潜笔下的桃花源,他忘了他是如何身入此地,只知醒来时床边伏着一人。他醒来的声响不大却惊醒了浅眠的人,那人揉着惺忪的睡眼披散着头发和他四目相对的时候,两个人看着彼此呆了呆。

公孙钤揉了揉还有些发疼的额头,查看身上并无大碍,疑惑道:“这是哪儿,我怎么会在这儿?”那人本来充满戒备的眼里一下盛满笑意,意味深长道:“桃花源,天命所归。你受了伤,且在这里好好养着吧。”

这一养,先生就在桃花源里住下了。

明明外边是白雪皑皑,桃花源里却四季如春,梦中人单手支颐斜倚在青石桌上自斟自酌,桌上摆着一盘棋,纷纷扬扬的桃花落了他一身,衬着他松垮的明黄袍也妖艳了起来:“我自认阅人无数,却还没见过你这样的人。”

公孙钤伸手替他清扫去发间落花,杯中斟满桃花酿,笑道:“我这样的人?是什么样的人?”

面前人举杯饮酒,宽袖滑落至臂弯,肤白藕臂艳得先生不敢多看地别开了眼,“为了救一只狐狸倒连命都不要,你莫不是贪那身狐狸毛?”

这二三月来,他二人在这桃花源煎茶论道煮酒话桑,公孙钤惊异梦中人此等雄才伟略却愿盘踞山中不出世,看淡冷暖无常,他总问他:“你既如此高瞻远瞩,为何不入世扭转乾坤?”梦中人却总回答他:“看得不够多时才会还有所求。”他说完总会看着公孙钤一会儿又笑了起来:“我也曾逐鹿名利场,或许不经历过一番总不能轻易看淡,不过你倒是特别得很,浊世佳公子,难得难得。”

公孙钤道行太浅总参不透梦中人的话,但梦里人的眼界和淡泊总吸引着他去靠近,日子静水流深到他都快忘记尘世。

“我若是贪那身狐狸毛,大可等那石头把狐狸砸死抱走即可,又何必救它?”敲落一子,公孙钤若有所思:“不过万物皆有灵,看着总叫人不忍心。”

只听得棋局乱了,是梦中人衣袖轻拂越过棋盘看着他,像要把他魂魄都看透:“公孙钤,你太慈悲,这种慈悲可在名利场上要不得。”

面前人青丝撩乱落花满衣,惹了一身春色,惹得公孙先生只觉心意忙乱,慌张地偏过头生怕多瞧:“你醉了。”

“就当我醉了吧。”扯过衣口,唇齿纠缠,浅尝辄止。

不知漫天飘花是何红。

【6】

朝朝又暮暮,岁月催人老。公孙先生年逾七十白发苍苍,却始终没想起梦中人是谁。

他已不再做同样的梦,却始终在梦中重逢同一个人,只是无限韶光好已变做枯木秋草黄,梦中人容颜不改,敛起笑意徒剩了盈盈泪光。

公孙先生一直养着那只白狐,都说狐狸命不如人长,公孙先生家的狐狸却安稳地陪着公孙先生度过了四十六个春秋。先生老了,喂不动狐狸了,那狐狸倒也从不要他担心,在外头自寻了吃食回来就窝在公孙先生手边陪着他。

初春午后春光正盛,公孙先生抱着他家老狐狸坐在门外晒太阳,像极了梦里最初的云光熹微。

先生缓缓摸着老狐狸的脑袋眯着眼看向远处山花烂漫,声音像穿过了几个轮回敲到老狐狸心里:“我最近,连梦也不做了。”

“大概是快要重逢,所以就不必在梦里相见。”先生的手厚重轻慢,摸得老狐狸快睡着却不敢睡。

“不知道你这么有灵性可曾听说过江南?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想起桃花随风倾斜落了梦中人一身,高谈阔论天地间只剩了彼此,也只有彼此。

“风景如画,人美如玉...”想起黄衣翩跹,人如冠玉,漫天飘花,缠绵悱恻。

老狐狸有好多好多话想说啊,他想说我知道江南也知道桃花源,想说他知道风景如画人美如玉,想说...

公孙钤,你真的记不得我了吗?

可是老狐狸老了,也没力气说了。

“替我,”先生摸着狐狸的手有一下没一下,摸得老狐狸快没了知觉,“好好看着吧...”

老狐狸忍不住睡着了。

公孙先生也睡着了。

做一场醒不来的梦。

【7】

小狐狸在睡梦中惊出了一身冷汗,梦里全是错过,他来这里可不是为了错过,他要告诉公孙先生,画中人是谁。

然而此刻日上三竿,先生早早出门教书去了,小狐狸还没出门,门外三姑六婆的声音就惹得它的耳朵竖得老高。

“王婶,趁公孙先生不在家咱们赶紧把画像往他门前搁着就走吧!”

“诶诶李媒婆你也来了?看来大家想得一样,我看咱们卷着先生多半也不会看,不如就铺开来挂在门外,你说好好的状元至今未娶成什么样子!”

要说淮西全郡如此着急公孙先生的婚事不是没有原因,公孙先生可是当年科举的状元郎,算得上淮西郡百年难得的青年才俊。只是进京赶考回来的途中不知为何比原定期限晚达了三月才返乡,但既是喜事也就没人多在意,谁知公孙先生得了名次进京为官不过半年就辞官返乡,说的是——心有牵挂,不解难安。

即使如此,辞去了高官厚禄做了私塾先生也掩不去公孙先生才气横溢,说媒谈亲的自然从没断过。媒婆们还挤在一堆叽叽喳喳,公孙家的门竟从里面打开,一袭黄衣在大眼瞪小眼中走了出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不知诸位在寒舍门口吵吵嚷嚷,有何贵干?”

媒婆们咽了咽口水,声音颤抖:“这位公子...你是?”

“在下是公孙钤的妻室。”

公孙先生放课归来的路上总觉得乡里乡亲看他的眼神不太对,偶尔还有“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哪”的声音入耳。前面王媒婆拉着李媒婆瞪眼走了过去,方才书斋老板看着他摇了摇头扶须叹气。

这是怎么了?

里长率保长巡街走过,看着公孙钤没有刻意避开反而亲迎上前:“公孙先生,你当全淮西郡的关心是闲得没事吗?”公孙先生在心里认同了闲得没事的说法,面上依旧请了一礼道:“请恕在下无状,里长何出此言?”

“公孙先生,你已有妻室怎么早不说?枉费我们平日为你张罗婚事都快张罗遍整个钧天!”仔细打量了下里长感觉这次似乎确实不是给他牵线的新花样,这下轮到公孙钤想不明白:“在下何时婚娶过?”

“你还不认了?难道人家还跑去你家里强嫁给你不成?”里长指着王李媒婆道:“她们才从你家回来,说是在你家见到了个自称你妻室的公子,你若是觉得我们大伙诬陷你,咱们不妨去对峙对峙?”

公孙钤回到家的时候,映入眼帘的便是背身站在后院桃树下的仲堃仪。听到身后声响,仲堃仪转过身来,和梦中人的模样重合无二。

“是你!”公孙钤一呆,“莫非我在梦中?”然而梦中人却太过真实,真实到踏过落满院中的桃花瓣握住了他秉袖的手,“公孙钤,我问你,你现在后悔离开桃花源吗?”

梦中残缺的那一块好像清晰了起来,公孙钤在桃花源心旷神怡到快忘了尘世,却终究没有忘记尘世。他想起他考的科举对答的策论,想起他的抱负他的愿,向梦中人请辞归世时,梦中人问他:“公孙钤,你这一去就再不能回头,你还要去吗?”

公孙钤现在记起了他在梦中所答:“等我回来。”

然而桃源是世外仙姝寂寞林,又岂容他来去自如?仲堃仪把他送了出去,他的记忆里就不再有这一段,从此一去不回。若非情根深种,恐怕他连梦里也不能得见仲堃仪,所幸仲堃仪并不是俗世桥段里就此终老在仙境里的露水情缘,他不甘也不愿,想要的得握在手中才行,寻踪迹一路至此,终于回到了公孙钤身边。

他想看公孙钤还能不能记得起他,想等公孙钤记起他,可惜岁月漫长,他怕公孙钤记不起他,他只好亲来问他:“我就是你养的那只白狐,也是你救的那只白狐,现在你还要记起我吗?”

公孙钤悄悄松开了他的手叹道:“我从不后悔离开。”仲堃仪只觉心上一冷,他似是不敢相信地反问:“什么?”

“我只是后悔没带着你一起离开。”

公孙钤替他拈去肩上落花,动作轻柔却恍如隔世,他随即想起什么,旋身走至门外拜了一礼:“诸位父老乡亲,公孙钤有错,公孙钤认了。”倒没意料中的谩骂反而全是嬉笑,一群人叫嚷道:“先生,欠下我们的喜酒可别忘了。”

公孙钤转身回来的时候仲堃仪还站在树下,一树桃花梦,如今却成真。仲堃仪看着公孙钤呆站在后院门口,问道:“公孙先生,人说黄粱美梦美梦难圆,如今黄粱梦成,难道不该还愿?”

公孙钤笑道:“我只是习惯了把你抱在手里,时隔太久,一时还不知该如何直接抱你。”

他这话刚说完便被人抱住,声音是从他颈窝传来了:“公孙钤,我等你好久。”

公孙钤抚上他发端轻轻回抱住了他:“我回来了,不会再走了。”

“我刚刚听你在门外说你认了,你认了什么?”

“认你是我妻室啊。”

得成比目何辞死,不羡鸳鸯不羡仙。

—Fin—